辽河生活网

“忠贤不死,大明不亡!”魏忠贤真有这么重要吗?

公元1627年,病入膏肓的天启帝挽着信王朱由检的手,郑重其事的嘱咐他,“魏忠贤恪谨忠贞,可计大事”。同年,崇祯继位,三个月后,在东林党人的协助下,一代权阉魏忠贤被逼自缢身亡,权势熏天的阉党随之覆灭。一时间,天下皆以“圣天子”目之。然而“不如意事常八九”正雄心勃勃欲挽大厦之將倾的崇祯却遭遇重重阻力,当初鼎力相助、忠荩为国的东林君子也纷纷弃他而去。至此,崇祯恍然惊觉天启帝临终嘱托的深刻含义,无奈大势已去,颓势难挽。公元1644年,宵衣旰食的明天子崇祯自刭于煤山,大明朝就此覆灭。

“忠贤不死,大明不亡!”魏忠贤真有这么重要吗?

天启帝临终嘱托

一:天启眼中“恪谨忠贞”的魏忠贤到底“可计”什么大事

在主流历史舆论中,天启帝朱由校是个不折不扣的昏君,但据《熹宗实录》记载,这个争逐声色、沉溺木工的昏君却绝非寻常易予之辈。话说,在临终托孤、家国易主的重要时刻,他置满朝文武于不顾,唯独对魏忠贤郑重其事,并予以“恪谨忠贞,可计大事”的至高评价,想来必是有所指示。那么,在天启帝眼中,“恪谨忠贞”的魏忠贤到底“可计”什么大事呢?

天启初年,东林党执掌枢要,史称“众正盈朝”,但就是这群大言炎炎的东林名士,执政伊始就开始党同伐异、假公济私。公元1622年,辽东巡抚王化贞无视经略使熊廷弼的建议,一意孤行、信赖宵小以致“广宁之败”,当此之际,东林党人包庇不仅没能秉公办理,而且偏听偏信,一味偏袒王化贞,将一切罪责归于熊廷弼一人,尔后,又连篇累牍的推卸责任,争讼不休,对于打败之后,辽东全境失守的善后之策全无提及。此举,令天启帝厌恶不已,对于铁骨铮铮,慷慨为国的东林党人失望透顶。

“忠贤不死,大明不亡!”魏忠贤真有这么重要吗?

风声雨声,家事国事——东林党

天启四年,东林党杨涟等以“本朝祖制,内廷不得干政”为由,要求严惩魏忠贤。但已经对东林党心生厌恶的天启帝却索性给重权予忠贤,深悉圣心的魏忠贤自然明白皇帝此举的用意。于是,农民出身的魏忠贤在齐楚浙诸党精英的襄助之下,以极其霸道酷烈的手段彻查“贪污辽饷”的案件,将清高自诩的东林党拉下马来。

至此,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,“醉心木工,荒废朝政”的天启帝实则是个“外浑厚而内精明”的角色。他对于魏忠贤,除了孺慕之情的眷恋外,更多的则是在学习他的祖父和曾祖父,学习他们利用内廷制衡外廷,进而达到把控朝政,操纵时局的目的的帝王权术。换言之,天启帝临终之际所谓的“大事”指的应该就是倚借魏忠贤的阉党来制衡野心勃勃东林党(文官集团)吧。

“忠贤不死,大明不亡!”魏忠贤真有这么重要吗?

权倾天下的魏忠贤

二:再张牙舞爪的太监,也不过是皇家的鹰犬

因为朱元璋的关系,明朝在建国伊始就对文人士子有着天然的抵触,但在“土木堡之变”后,一贯的国策逐渐发生逆转。文官集团则趁着勋贵集团几乎覆没的间隙顺势崛起,执掌枢要。一家独大的局势无疑滋长着文官们的欲望。“以圣人子弟自命,以致君尧舜自期”的他们开始开始利用舆论束缚皇权、指点朝政。所以,自英宗开始,明朝的帝王开始逐渐倚重宦官来钳制文官。在他们眼中,太监乃是“去势”之人,他们的荣华富贵,权势禄位必须依附自己而存在,相较于文武百官而言,太监无疑是他们最理想的选择。为此,明朝的皇帝们还专门设立“太监学堂”等一系列程序严密的宦官政治体系。

所谓“士为知己者死,女为悦己者容”,这群因帝王而生、为帝王而死。自始至终寄生于“天子”这颗参天大树的宦官们自然也知道老板的想法,而对自己的定位也有着极其明确的认知,所以,君前战战兢兢,卑躬屈膝的他们,在主子有所需要的时候,就能不顾一切的扑向文官集团,撕咬那些有瑕疵的文官。而在这中间,做皇帝的只要把控好手中的缰绳,该松的时候松一松,该紧的时候紧一紧。以此,在朝廷上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。

“忠贤不死,大明不亡!”魏忠贤真有这么重要吗?

瘁心国事,忧劳天下的崇祯

三:阉党,天启留下的政治遗产,却被崇祯亲手毁了

“汉家自有制度”明代的宦官政治在经过百余年的发展之后已经相当成熟,内廷外朝对此也已习以为常,在我看来“党争”并不足以亡国,真正能够动摇国本的是一家独大的寡头政治。

虽然魏忠贤作恶多端,擅权弄政,但考虑到阉党的特殊性以及阉党破灭后的严重后果,拉拢魏忠贤制衡东林党成了新君崇祯的最优选择。但圣聪蒙蔽、刚愎自用的崇祯丝毫没有帝王的心胸和眼界,一方面忌惮于魏忠贤的权势而迫不及待的希望将其收归己手,另一方则深切痛恨阉党对自己的构陷。再加上东林君子的煽诱,刚刚即位,尚未了然国情的崇祯,悍然覆灭潜在的政治盟友,将自己置于孤立无援的尴尬境地。

奥援已失的崇祯很快就失去了对朝政的掌控权,偌大天下,堂堂的一国至尊却被一群面目狰狞的伪君子肆意玩弄于鼓掌之中(袁崇焕五年平辽的“豪言”即是明证),随着时势的发展,着急忙慌却又无计可施的崇祯变得越来越喜怒无常、暴戾恣睢。当然这也就越发滋生了东林党人对他的蔑视。“皇帝轮流做,明天到谁家?”站在舆论制高点的东林君子们不是坐论朝局、指摘当今,就是寻花问柳,走马章台。难得有几个老成持重、操劳国事的也被自己人整的死去活来(孙承宗的致仕、熊廷弼的冤死)。毕竟,无论谁做天下,总离不开文人士子的辅佐嘛。

“忠贤不死,大明不亡!”魏忠贤真有这么重要吗?

国破家亡,穷途末路的明天子

“天作孽犹可恕,自作孽不可活”再将一把好牌打烂之后,做了十七年的孤家寡人的崇祯皇帝,终于把自己给玩死了。1644年,在部分东林党人(还有少部分以死殉国了)兴高采烈的恭迎新君之际,勤政爱民的亡国之君自杀于煤山。当日,李自成入主北京,享国近三百年的大明朝正式覆亡。

本文作者:狐笔春秋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7604183429677576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